极速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中國礦業海外投資經驗分享”沙龍活動側記

2018-06-04

來源:礦業報

  近年來,隨著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一帶一路”建設不斷深入,大批中國企業先后加入到全球礦業市場大潮之中。如何抓住當前全球經濟回暖的歷史機遇,更有效地開展海外礦業投資和運營,成為中國礦業企業亟待解決的重要問題。

  5月24日,中國礦業聯合會舉辦了“中國礦業海外投資經驗分享”沙龍活動。北京礦產地質研究院院長王京彬和亞太能源投資公司總裁、中色絲路礦業咨詢有限公司高級顧問薄少川分別就他們在國際礦業投資及并購方面的豐富實戰經驗與參會代表進行了分享。活動由中國礦業聯合會會長、黨委書記彭齊鳴主持。

  據彭齊鳴介紹,本次活動特意采取沙龍形式,旨在圍繞我國礦業海外投資,讓一眾礦業同仁結合現實案例暢所欲言,通過不斷總結海外投資經驗教訓,吸引更多的業內單位參與國際產能合作,更好地為礦業界搭建溝通交流的平臺,以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務。

  來自自然資源部國際合作工作組、中國地質調查局科外部相關同志應邀出席,五礦勘查開發有限公司、上海津地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中國恩菲工程技術有限公司、中國有色礦業集團有限公司、中礦資源勘探有限公司等單位代表40多人參加了沙龍。

  知己知彼,方可百戰不殆

  “2015年底至2016年初金屬價格觸底,2016年融資活躍、股價上升,2017年礦業公司現金增多、實體轉好,2018年礦產勘查等項目投資回升。”北京礦產地質研究院院長王京彬對近年來礦業市場做了簡要分析。他認為,當前全球礦業正呈現逐步回暖的態勢。

  隨著礦業全球化的不斷發展,我國礦業企業到海外投資開發利用礦產資源的步伐明顯加快。“走出去”成為資源行業發展的必然。

  王京彬分析,占有與控制有效資源,增加價值,實現礦業企業的持續發展,是海外礦業投資的出發點和落腳點。然而,由于歷史文化、發展模式、資本市場的互動機制、法律法規體系和社會環境的不同,以及國內外礦業公司在發展理念和運營實踐的巨大的差異,海外礦業投資險象環生。

  通常來說,海外礦業投資過程中,總會面臨各種各樣的風險,比如政治風險、政策風險、法律風險、時機風險、技術風險、經濟風險、經營管理風險……

  彭齊鳴表示,中國礦業企業海外投資是一個持續發展的過程,業界不斷分享和積累經驗教訓,不斷地更新、了解、跟蹤海外礦業、人文及市場情況,不斷地提高國際礦業并購的思路和技能,做到知己知彼,才能融入國際礦業大舞臺。

  “海外投資礦業必須充分認識和評估各種可能存在的風險,對項目投資進行綜合評價和分析,并在實施過程中采取有效措施控制和防范。”薄少川就他多年的投資經驗談了體會。

  礦權-資本運營,初級資源公司的經營之道

  “鐵、鋁等大宗礦產價格溫和回升,鋰、鈷等新能源金屬漲勢強勁,國內受環保等因素影響,礦業特別是勘查投資低迷。”在這樣的背景下,王京彬表示,掌握資源公司的資本經營之道,對我國礦業企業開展海外礦業投資和運營尤為重要。

  以中色地科成功并購境外上市的初級資源公司為例,王京彬還表示,中色地科礦產勘查有限公司正是遵循以國家緊缺的戰略礦種為重點、以有大礦富礦潛力的礦權為基礎、以技術帶投資,追求低成本資源擴張、達成技術和商業的雙成功的投資戰略。

  在被問及企業運營的主要盈利模式有哪幾種時,王京彬會心一笑,慷慨地道出了他多年來實現海外礦業投資最大利益化的幾大“法寶”——

  “模式之一:通過低價進入初級礦業公司→勘查升值→高價變現的路徑實現贏利;模式之二:將礦權資產注入上市公司獲利;模式之三:公司礦權資產分拆增值;模式之四:通過公司戰略重組、資產并購,獲得優質礦權,提升價值;模式之五:戰略管控,本地化經營。”他表示,在經營公司過程當中,要及時進行市場推廣融資,適時變現,控制風險,也是海外礦業投資的重要關鍵點。

  說到境外找礦的要點,王京彬簡單概括為“一大”、“二快”、“三省”、“四權益”。具體地說就是:盡量選擇重點成礦區帶/大礦外圍,快速發現突破前期項目/高級勘查項目及“發現孔”,以應用簡單、關鍵的技術方法快速評價,利用當地技術優勢壓低成本,多途徑對接資本市場,獲取資金支持和權益保障。

  采取投資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分拆、收購項目再上市、公司換股合并、礦權注入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合并等方式,借資本優勢降低成本、控制資源,實現價值最大化。同時,這些也是海外礦權資本經營的常用法門。

  王京彬說,投資上市資源公司是境外風險勘查的最佳途徑。在獲得融資和退出平臺、高質量的國際化人才團隊的同時,優質項目群和靈活的礦權資本運作也是非常重要的。影響投資上市初級資源公司成功的關鍵在于,是否具有世界級找礦潛力的優質礦權、優秀的管理和技術團隊、知名中介機構(投行)支持,以及在戰略管控、技術支持、參與運營等方面的有效管理。

  王京彬表示,“資源在外,市場在內”的格局將長期存在。憑借技術與資本的合力優勢,主動地融入全球礦業市場,提高我國資源的保障能力,方能暢享礦業全球化的紅利!

  礦業并購:細微之處見真功

  無論是大型礦業集團,還是中型礦企,或是初級礦業公司,收購或被收購都是公司經營活動中必然會碰到的重大議題。并購,即人們常說的兼并與收購,是礦業公司成長的必經之路。

  薄少川表示,導致公司兼并的原因,或因公司的發展需要,共同的股東或董事推動,礦權相連,同一項目的合作雙方資產互補,或是一方迫于被收購的壓力等。而收購作為公司成長的另一模式,則可能源于礦種多元化,覬覦被收購方充裕的現金和被低估的資產等。

  “如果你的公司現金充裕,但對大量現金未做出分紅、股票回購、收購資產等合理安排,而現金以外的資產又被低估時,那么就很有可能成為被收購的目標。”薄少川說,“對初級礦業公司而言,被收購為股東創造了價值,是好事。”一般來說,收購后的每股凈資產價值應該上升,收購才存在意義。相反,如果收購對于每股凈資產價值具有稀釋性,則不應該收購。

  此外,從性質和操作方式來說,收購有善意收購與敵意收購之分。善意收購是得到被收購方董事會“支持”的收購,比如雙方簽訂支持協議,被收購方主動放棄被第三方收購;第三方只能以敵意收購的方式競購;被收購方將其所持股份按收購條件出售予收購方;被收購方應向股東推薦該項交易;遇第三方競購成功時,需向原收購方支付分手費。

  對此,“加拿大金業(Goldcorp,代碼G)收購加拿大卡米納克黃金(Kaminak Gold,代碼KAM)作為礦業市場回暖預期下的開山之作,就是典型的案例之一。”薄少川補充道。

  相應地,善意收購未果通常也會導致敵意收購的發生。在敵意收購的過程中,被收購方可能會設置種種障礙,比如“毒丸”(哈德灣礦產(Hudbay Minerals,代碼HBM)收購加拿大奧戛斯塔資源(Augusta Resources,代碼AZC)計劃,以極低的價格大比例向股東同比增發優先股份,抬高收購方的收購代價來阻止敵意收購。很多敵意收購最終也可能轉為善意收購,以達成協議結束。隨著礦業全球化的發展,礦業企業間的競爭日益激烈,連環并購和競購也時有發生。

  薄少川認為,總的來說,公司在并購發生時要注意及時判斷,對方是敵意收購還是善意收購,并采取相應的對策,將是被收購方的重要工作內容。同時,要根據公司和市場的情況來評估被收購公司的價值和需要付出的收購溢價。在具體操作層面,特別要注意到不同國家法律的細節規定。在收購一開始時,就應該請律師介入,以免陷入被動。在不同國家發生的并購交易,其操作方法也有細節上的差異,這些都需要專業人士的指引。

  薄少川最后表示,目前國際礦業公司的股價與礦產品價格相比,處于相對低估水平,而大型國際礦業公司尚未完全從上一輪礦業周期并購失敗的陰影中走出來,這恰恰為中國公司提供了絕好的并購時機。

  現場氣氛熱烈,高潮迭起,兩位專家的演講頻頻被熱烈的掌聲打斷。沙龍討論環節,與會的多位礦業界同仁結合自身企業經營的相關案例,就海外礦業投資發展與兩位專家開展了深入討論和交流。

  有關專家評論,在礦業行業進入深度調整期的大環境下,此次沙龍的舉辦對于眾多處在轉型發展關鍵節點的海外礦業企業來說,具有一定的現實參考和借鑒意義。因此,這樣有針對性的、量身定制的沙龍可以多舉辦。□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