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拓展高質量發展新空間 浙江省湖州市廢棄礦地修復治理紀實

2019-02-19

來源:中國自然資源報

  太湖之濱的江南名城浙江省湖州市,是“兩山”理論的誕生地、全國首個地市級生態文明先行示范區,近年來積極探索金山銀山與綠水青山的有機融合,伴隨著綠色礦業的興起,一項事業——廢棄礦山治理正在這一方土地上煥發出活力。截至目前,湖州市完成廢棄礦山治理354個,省級示范工程43個,累計治理復綠2.1萬余畝,復墾耕地3萬畝,開發可建設利用土地3.8萬余畝。

 

  舉生態旗,持之以恒開展廢棄礦山治理

 

  地處長三角中心區域、太湖南岸5800多平方公里的湖州,自然條件優越,有“五山一水四分田的”自然造化,歷史上有“絲綢之府”“魚米之鄉”之譽,而且采礦歷史悠久,宋朝時就有采石業。

 

  在現代化加速發展階段,湖州采礦業一度成為地方支柱產業之一,GDP百億元以上。湖州主要開發礦種為建筑石料、石灰巖。湖州石料品質好,因鄰近上海、蘇南消費市場,又有長嘉申水路低成本運輸的優勢,因而采礦業迅猛發展,成為華東建材基地。與許多地方一樣,發展進程中,礦產開發的小、散、亂、低以及過度開發,帶來生態破壞、環境污染等問題,“上海一座樓,湖州一個坑”形象地反映了砂石開采給當地生態環境的改變,影響了人民群眾的生產生活,損害了湖州青山綠水的形象。

 

  時代呼喚綠色開發!世紀之初,在浙江省委省政府開展建設生態省、打造綠色浙江的大潮中,湖州啟動了生態市的建設,開展了礦山整治,探索礦山自然生態環境建設:在采礦山,大力推進綠色礦山建設,2005年湖州在全國最早開展探索建設;歷史遺留的廢棄礦山,開展廢棄礦山治理。

 

  湖州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楊六順說,湖州是“兩山”理論的誕生地,也是浙江省唯一的全國綠色礦業發展示范區,“10余年來,我們一張藍圖繪到底,一茬接著一茬干,堅定不移舉生態旗、打生態牌、走生態路,將新發展理念融入礦產資源開發利用全過程”。

 

  如何在管理中予以引導?湖州礦政管理部門在全國率先編制了礦產資源保護與開發利用規劃,最先提出“禁采區關停、限采區收縮、開采區集聚”分區管理理念,這為以后的礦業發展空間管控起到了奠基作用。湖州第二輪礦產資源規劃也確定了礦山生態環境保護的方向等,在保障經濟發展對建材需求的同時,力圖把采礦對生態環境的影響降到最小。之后在省廳指導下,結合當地以砂石土礦為主的實際,加強了礦山整治和規劃管理,加強礦山生態環境治理。“十二五”湖州市對礦山實施“減點控量、集聚生態”的管理,“十三五”確立“生態優先、總量控制、自用為主”的管理。

 

  湖州在浙江省率先開展廢棄礦山治理工作:2002年起探索廢棄礦山治理工作的運作機制和資金籌措機制,選擇代表性的廢棄礦山保永、洋東、鹿山、李家巷、長興三獅、安吉毛塢塘等礦區開展試點;2003年又編制《湖州市區礦山自然生態環境保護與治理規劃(2003-2012年)》,實施了仁皇山、堂子山、灣山礦區等10個治理項目;2004年仁皇山廢棄礦區治理列入省百礦示范工程,吹響了有步驟有計劃地推進廢棄礦山治理的進軍號角。

 

  滴水穿石,持之以恒,廢棄礦山治理腳步不停:2012年推進“四邊三化”礦山生態環境治理;2017年來湖州組織開展了礦山復綠3年攻堅行動,力推“兩路兩側”廢棄礦山治理,組織實施省礦地綜合利用采礦權試點;2018年新完成重點區域廢棄礦山治理31個,完成邊坡治理面積259萬平方米、宕底治理面積390萬平方米。

 

  談到10多年來的廢棄礦山治理,湖州市國土資源局副局長龔西征說,我們一張藍圖繪到底,見到了效果。現在生態環境好了,地多出來了,廢棄礦區的地災隱患消除了。開展廢棄礦山整治主要實現3個目的:生態、土地、安全。

 

  把廢棄礦地整治成建設用地,服務產業轉型升級

 

  那么,廢棄礦地具體是如何整治的呢?

 

  湖州廢棄礦地利用的一種類型是,把廢棄礦地整治為建設用地,服務于地方產業轉型升級,如湖州南太湖產業集聚區長興分區綠色智能制造產業園廢棄礦地綜合治理、陳灣石礦綜合利用項目、德清砂村集中開采區礦地綜合利用項目等。

 

  不久前記者在長興縣呂山鄉廢棄礦地綜合治理項目現場看到,運輸車輛來來往往,施工機械正在開挖、碾壓、平整場地,一派火熱的景象。

 

  長興縣南太湖國土資源所所長丁卓杰介紹,這個園區規劃總面積9107畝,其中廢棄礦地面積近5000畝,四至范圍:東至杭寧高速,南至呂山鄉金村道路,西至戚呂公路,北至新318國道。“這個地方交通位置非常優越,路打通后,距湖州高鐵站8分鐘車程。從2010年開始,這個區快陸續關閉了14家礦山企業,產生了較多的礦山廢棄地。因歷史上開采等原因,這里形成了“兩山”“兩水”等地貌特征,裸崖、孤峰、深坑積水等等,有安全隱患,地勢不平,連片較差”。據介紹,該區域2010年時還有10多家礦山,近年來陸續關掉。最后一家是南方水泥的自備礦山,開的是水泥灰巖,2017年初采礦權已出讓。為了綠色發展、為了打造綠色智能制造產業,長興縣委縣政府下了大決心決定到2019年予以關掉。做法是,通過談判,由管委會把采礦權收購回來。同時為了企業的生產,給予兩年過渡期,過渡期滿后礦山徹底關掉。2017年10月,長興縣對區塊啟動了生態環境修復和廢棄礦地綜合治理。

 

  按照南太湖產業集聚區長興分區管委會副主任沈建忠的說法,“修復治理三大原則:能保留的山體盡量保留,不再破壞新的山體;存量建設用地充分利用;基本農田不碰。”

 

  沈建忠說,目前這個規劃的萬畝大平臺作為浙江省礦地綜合利用試點來推進。廢棄礦區的綜合治理嚴格按照宜建則建、宜綠則綠、宜景則景的思路開展。宜建則建:這里過去有存量建設用地4285畝,要充分挖掘。怎么挖掘?施工中就是削峰填谷,場地平整,把坑坑洼洼的地方填起來,孤峰削掉,把邊上一般農田調規調掉,把建設用地充分騰出來,這樣大數可出來6000畝建設用地。宜綠則綠:白鶴嶺、二礦、白鶴嶺東區這3個點邊坡修整、治理覆綠,原始的植被予以保留。宜景則景:老虎洞等以前歷史上開采的深坑,雖然水景很美,但從削峰填谷的角度看,很大很深的坑去填經濟成本太高,下一步要作為公園來建設。

 

  廢棄礦地綜合治理要作好綜合“文章”。“這里有座山,過去,兩個鄉鎮從山的南面、北面相互開山采石,到了分水嶺大家都不管了,廢棄了。治理方式不一樣,過去礦山治理是留邊坡的,現在用于項目是要削峰填谷的;過去老礦山復綠,這里也復綠那里也復綠,最后的到了搞建設,又平掉了。所以,必須想明白了再弄`,統一規劃,而且規劃必須在前,這是個很核心的事情。” 沈建忠說。“廢棄礦地生態修復治理要與整個大規劃結合,與道路、與市政配套建設結合。否則,以后的建設將難度大,動不動就會付出大成本”。

 

  據介紹,該園區已引入吉利汽車大數據中心項目。廢棄礦地修復治理前景令人憧憬。“整個場地包括東、西平臺兩個部分,東平臺是吉利汽車配套產業園。這里是西平臺,正在建設過程中,場平將2019年10月完工,完工后就會出現以建設用地為核心的近3000畝的大平臺”。沈建忠說。

 

  廢棄礦地綜合利用為區域發展贏得了較大發展空間。德清縣是浙江最早開展礦地利用的縣。2012年9月,德清砂村集中開采區礦地綜合開發利用項目正式啟動,整治范圍達7307.88畝,共平整礦地5780畝,該區域已作為莫干山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園北部園區,目前引進了樂視、中車集團的項目。德清縣礦治辦副主任陳杰認為,開展礦地利用,地弄出來了,為全縣發展騰出了空間,贏得了較大的發展空間。

 

  廢棄礦山治理應綜合利用山水林田湖資源。在另一處廢棄礦山舊址——陳灣石礦廢棄礦坑舊址,在沿著過去采石留下的廢棄礦地旁,矗立起一串酒店群。“這個地方叫陳灣,該地民國年間就開礦。沿著這個山脈全是開礦的,20世紀90年代末期礦山關停,前前后后治理過兩三次,在廢棄礦山治理的基礎上,引入2015年社會資本后,把采礦地周邊的景觀、山水湖田資源利用起來,正在打造一個旅游度假綜合體。”長興縣太湖圖影旅游度假區國土資源所所長王袁劍介紹.“2012年啟動對陳灣石礦廢棄礦坑治理,最終形成了太湖水、濕地水與礦坑水互相映襯的“三水一崖”自然景觀。2015年陳灣石礦生態治理后的山水景觀吸引了上海長峰集團投資建“太湖龍之夢樂園”,整個項目投資約251億元、設計年接待游客3000萬人次,屆時太湖之畔將新增一個嶄新的旅游去處。”

 

  把廢棄礦地整治成生態用地,服務群眾美好生活追求

 

  廢棄礦地治理的另一種類型是,復墾整治成生態用地,打造成城市公園、居民休閑地等。如湖州仁皇山公園、長興齊山植物園、長興金釘子地質遺跡保護區、開發區堂子山浙江最美生態駕校等。

 

  “這個山叫仁皇山,原來山上有些稀疏的灌木、小松樹,邊上是市行政中心。過去是個露天石礦,開采宕口后是個深坑,經過治理修復,現在這里成為城市公園,是免費的。”市礦治辦張少杰介紹。

 

  在緊鄰湖州市中心的仁皇山公園,作為當年省百礦示范工程之一的仁皇山礦區生態環境治理項目現場,已很難看到當年礦區的模樣,昔日采礦留下的礦坑、陡峭的邊坡、稀疏的山林,經修復治理改造,變成了一座喬灌草結合、景觀亭閣清水池塘點綴、綠意盎然的城市公園。

 

  仁皇山礦山治理項目是浙江省內首個礦山生態環境治理示范項目。據湖州局介紹:20世紀80年代開始,當地村民在這里連年劈山取石開礦,使礦區形成一坡到底,坡角陡峭達70度以上,高差可達70米;開采坑口塌陷嚴重,宕面危巖多,宕底凹凸不平犬牙交錯,邊坡極不穩定,崩塌時有發生,給安全帶來很大隱患;景觀受損,土地荒蕪,嚴重影響了城市生態環境與城市品位。

 

  2001年市政府關停礦山,實施禁采。2003年仁皇山廢棄礦山治理項目列入省“百礦示范”工程,開始實施礦山生態環境治理。工程采用“臺階式削坡卸荷、生物護坡、場地平整”的綜合治理方法。在確保邊坡穩定前提下,通過削坡、反壓坡底等手段形成3個臺階,總體坡面角小于50度。坡東側依山勢修筑上山臺階;采用客土噴播、厚層基質、苗木種植復綠對坡面綠化;削填結合,對礦區宕底平整整理,治理面積約16萬多平方米。

 

  有山有水、山水相依的江南秀美景色回來了:昔日滿目瘡痍、亂石成堆的礦山不見了,通過修復治理,種植了濕地松、欒樹、雷竹、柏樹、水杉、海桐、黃楊等喬灌木,以及高羊茅、巖膚木、麥冬草、狗牙根、百三葉、畫眉草等草種,變身為一座喬灌草結合、自然生態環境優美的公園;通過治理,平整廢棄礦山土地122畝。從東坡拾級而上,坡面下部蒼松成林,坡上灌木郁郁蔥蔥,林間空氣清新,山頂極目眺望,湖城景色盡收眼底。

 

  長興縣結合二疊-三疊層型界線地質遺跡自然保護區建設,關停了3個石子加工廠,總投資1.7億元,建成了金釘子保護區和地質博物館。這幾年,金釘子保護區每逢假期游人如織,被評為國家“4A”級景區和自然資源科普基地,成為青少年了解地質知識、增強保護地球意識的天然課堂。

 

  把具備條件的廢棄礦地復墾成耕地,助力農業發展

 

  湖州廢棄礦地利用另一種類型是,將廢棄礦地復墾為耕地,如德清縣東衡村結合當地實際,綜合開發利用采礦廢棄地并優先用于墾造水田;長興縣和平虹東礦復墾耕地項目等。

 

  德清縣曾有160多處礦業用地,隨著經濟轉型升級和生態文明建設的推進,全縣大部分小型礦區陸續關閉,由此也產生了4萬多畝采礦廢棄地。如此大面積采礦廢棄地如果采取單一的治理模式,治理難度大,地方財政也負擔不起。為此,德清縣確立了“宜建則建、宜耕則耕、宜林則林”的基本思路。對遠離城市、交通不便、周邊地區農業發達的地區,將礦地復墾成耕地。東衡村的礦地造水田就是一例。

 

  東衡村過去采石,采的是一種作高速公路路基的頁巖。從20世紀70年代到90年代鼎盛時期,采礦企業多達18家。然而采礦給這里如畫的田園帶來礦山生態問題,來來往往的礦山運輸車輛揚起的粉塵在彌漫,裹夾著泥漿的污水橫流………面對受損害的生態環境,當地政府下定決心整治,2009年底東衡村的礦場全部關停。對地類權屬明確、適合復墾利用的區塊,納入農村土地綜合整治工程。2011年在當地政府引導下,東衡村農村土地綜合整治項目啟動,分5期進行,截至目前,東衡村廢棄礦地共產生水田1714.56畝,礦地村莊150畝,利用復耕礦地異地置換建設了東衡村眾創園打造鋼琴小鎮。

 

  如何保質保量地將礦地墾造為水田?德清縣的做法是:采用三道嚴格的工序:第一道:削峰填谷,平整場地。由于德清廢棄礦地宕面高低不一,高的成為“峰”,低的形成“谷”,積水成湖。礦地復墾時實施“削峰填谷”,把“峰”上的石料或宕渣填到“谷”“湖”中,形成平整區塊,逐步形成規模可利用的礦地。第二道:表土剝用,回填造地。專門制定政策,保障耕作層優質表土剝離再利用。近年來該縣共剝離優質表土44.3萬方,覆蓋整治礦地面積831畝。下層為生土,上層是熟土,讓新墾造的耕地具備較強的水土涵養功能。第三道:移土培肥,提升地力。德清水網密布,河道縱橫,河泥肥沃。德清縣在推進“五水共治”過程中,開展大量河道清淤工程,用泵機將河泥吸灌到就近的水田項目,田塊表層覆蓋了40公分厚的干河泥,增加水田的肥力。最后,按照田成方、樹成行、路渠配套的要求進行建設。此外,德清還適時監測土壤質量,確保新墾造水田的質量。

 

  回顧過往的歷程,市國土資源局副局長龔西征說,這些年廢棄礦山地整治通過多年努力,改善了礦山生態環境,有的地方比原來的更優美;增加了土地資源,減少了對湖州東部地區成千上百年形成的優質耕地的占用,發展空間得到了拓展,也消除了安全隱患。

 

  采訪中記者感到,昔日給人們帶來“負效應”、在各地被視為“負效應”的礦山廢棄地,在今日的湖州通過人們的智慧與勞動正在發生著蛻變,正在也必將繼續給人們的生產與生活帶來更多的美好!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查询